歡迎訪問內蒙古自治區總工會
更多封面
首頁 > 工會業務 > 匠心筑夢

焊花映射精彩人生——記呼倫貝爾安泰熱電有限責任公司匯流河發電廠電焊工李洋

發布時間:2020-08-19

  入行7年的他,憑借吃苦耐勞、刻苦鉆研成為焊工技術能手,更是在2018年國際焊工“嘉克杯”中獲得獎項。數年來,他在平凡的崗位上磨練自我,用實際行動充分詮釋了新時代電力工人的責任與擔當。他就是華能呼倫貝爾安泰熱電有限責任公司匯流河發電廠焊工李洋。

  2007年,18歲的李洋如愿走進向往的綠色軍營,部隊的大熔爐練就了他過硬的業務能力,也磨礪了他堅毅頑強的品格,2010年,退伍后的李洋加入華能大家庭,將一身綠軍裝換成藍工裝,身份由一名戰士轉換成煤礦工人。2014年,他按照組織分配,他轉崗到匯流河發電廠檢修部鍋爐檢修班電焊組。在電廠,鍋爐檢修班是集臟、熱、累、苦、險于一體的崗位,其中電焊工尤甚,許多年輕人都對此避之不及?!皪徫挥蟹止?,行行都光榮。我是一名軍人、一名黨員,無論曾經的鋼槍還是如今的‘焊槍’,我都要緊緊握在手中?!彼谛睦锇蛋迪露Q心。

  業精于勤,行成于思,為盡快掌握焊接技術,李洋每天早來晚走,認真向老師傅學習。焊條的使用角度、焊接的電流強度、施焊的方法等老師傅的每個動作他都看在眼里、記在心里,一遍遍地琢磨、練習。理論知識基本掌握了,實際操作起來卻沒那么順利。焊接時經常出現“粘”焊條現象,收弧時會產生“縮孔”,焊接品質不理想讓他異常煩惱。老師傅看到后對他說:“想要成為一名合格的焊工,不僅要有扎實的基本功,更要有良好的心態?!?他調整心態,繼續苦練實干。為了練就臂力,他像在部隊練習射擊一樣,在手臂上吊起磚頭反復練習。為了練眼功,他的眼睛常被電弧光打得像個核桃。為了應對特殊的作業環境,他練習左手焊接。為了適應高溫作業,他在炎炎夏日穿著棉衣在操作間苦練。冬天,在幾十米高的吊車上作業,風雪如刀割一般,他咬牙堅持著,夏天,40度的高溫加上厚厚的防護服有時管材還要加溫才能施焊,溫度達到200多度,他默默忍耐著,日積月累的苦練讓他總是舊傷未愈又添新傷。成功從沒有一蹴而就。正如部隊里無數顆子彈的離膛而出,才能得到正中靶心的10環。工地上,也需要無數根焊條的燃燒殆盡,才能換來又平又直的焊口。在一次次艱苦的考驗與磨練中,李洋的焊接技術日益精進,一般要五年時間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高壓焊工,而李洋僅僅用了兩年就成為焊接領域的“金焊手”。從焊接領域的新手“小白”華麗轉身成長為行家里手。

  2017年6月,廠里開展3號機A修,要對燃料碎煤機環錘、筒體進行修復,老焊工都知道,每次遇到這種工作身上都要脫層皮,瘦好幾斤。因為碎煤機筒體內空間狹小、密閉,煤粉飛揚,作業環境惡劣。李洋主動請纓,在狹窄悶熱的空間里,他一干就是幾個鐘頭,盡管身上布滿星星點點的疤痕,手中的“焊槍”卻從未偏離。在4號爐省煤器檢修中,因省煤器管排間距限制,存在視覺盲區,部分焊口無法正常施焊。在高難度的工作面前,他沒有打退堂鼓,憑借精湛的技術進行“盲焊”,僅用三天就完成了30根省煤器管焊接工作,且所有焊口一次合格率均為100%。2017年,廠里開展熱網改造,大量焊接工作要在狹小的空間里進行,從前辛苦練就的扎實基本功,讓他手持兩三斤重的焊槍也保持紋絲不動,練就的過硬腿功讓他能蹲上四五個小時。

  當得知2018年“嘉克杯”國際焊接大賽在株洲舉辦時,李洋格外激動。能夠與眾多高手同場切磋,既是難得的學習機會同時展示草原青年職工風采。為了爭取參賽資格,他盡量擠出更多時間練習,午休時間、節假日都與手中的“焊槍”共同度過。經過層層選拔,李洋最終成功成為華能集團13人代表隊中的一員。當年6月6日,比賽正式開始,盡管他只是一個僅有4年焊齡的年輕焊工,但面對來自21個國家、地區的71支代表隊共計380余名焊接精英,他鎮定自若、毫不畏懼。握著手中的“焊槍”,他仿佛重回部隊的訓練場,平日里無數次的艱苦訓練終于要在“戰場”上迎來檢閱。目光堅定,焊花飛舞,在如林的強手中,李洋向世界展現了華能年輕職工的風采,最終奪得了鎢極氬弧焊成人組個人單項賽三等獎。

  李洋將在焊接工作中收獲的沉穩細致、自信樂觀的精神也延伸到了生活中,用行動感染和帶動著身邊的人,為身邊人樹立了榜樣。工作幾年來,不論何時,只要接到通知他總會第一時間趕到現場,每次遇到急難險重的活,他都會挺身而出擔當重任,而他從未有過一句怨言。

  “我永遠牢記自己是一名軍人,一名黨員,從前我手中緊握鋼槍保家衛國,今后我將用手中的‘焊槍’代替鋼槍,為企業安全發展焊就一道道工整堅固的鋼鐵長城?!睅е娙撕忘h員的責任與使命,李洋正堅定自信地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闊步前行。(蘇黎)

亚洲成色在线综合网站免费_人妻征服系列共125章_亚洲国产日产欧美综合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